您所在的位置是:中国宁陕>> 走进宁陕>> 记事影像

记事影像

鹿子坪的兄弟(财政局 何恒蕊)

来源:财政局 作者:何恒蕊 更新日期:2017年07月05日 浏览 字体:

    自宁陕县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县委、县政府对全县的脱贫攻坚工作高度重视,采取了一系列方法措施。首先对全县的贫困村、贫困户在精准上提要求、上水平,达到贫困户精准识别、精准帮扶、精准脱贫。为了达到全县所有的贫困户脱贫、贫困村退出,让全县所有的困难群众同步迈入小康生活,像习近平总书记说得那样,小康路上不让一个困难群众掉队的目标,全县开展了千名干部下基层连心帮扶促脱贫工作。
    按照县上统一安排,财政局帮扶新场镇同心村,同心村的脱贫就成了财政局的重要工作任务。就整个同心村来说,虽然距离县城比较近,只有50来公里,但是它的交通是闭塞的,还有30余公里的土路便道,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脚泥,要到同心村去,真是路难走呀!
    今年初,我局和新场镇驻村工作队对全村贫困户进行清洗之后,全村现有贫困户48户,124人,其中一般贫困户23户,70人,低保贫困户14户,41人,五保贫困户11户,13人。按照千名干部下基层连心帮扶促脱贫工作要求。我们财政局抽调了48名党员干部,对同心村的48户贫困户进行了结对帮扶工作。同心村鹿子坪组的陈拾鹏家属于一般贫困户,就由我来结对帮扶,直至他家脱贫越线为止。
    初到陈拾鹏家,看到陈拾鹏的房子只有两间,面积只有80平方米左右,房屋的朝向是座西向东,房屋为土木结构,破旧不堪;家里乱七八糟,灰尘很厚,床上堆放了其它的一些物品,如背篓、筛子之类,一看就知道,屋子里长时间没住人了。
    陈拾鹏本人看上去脸比较黑,个子也不太高,在农村还算得上是一个敦实、勤快的小伙子,人还算精明。他家里只有两口人,他和陈拾众两兄弟。他自己快满50岁,陈拾众也有44岁了。俩兄弟至今也没娶上媳妇,仍然是孤身一人。谈起他家的经济收入时,让我松了一口气,陈拾鹏外出务工,一年能挣回1万多元钱,陈拾众在小河里养了60多桶蜜蜂,收了蜂蜜能卖上几千元,俩兄弟一年的经济收入加起来也有两万多元。说起了陈拾众的养蜂让我眉头紧锁,他虽然养了60多桶蜜蜂,主要是土式养蜂法,数量多、产量低,年景好的话能有500多斤的蜂蜜产量,不好的话也只能产百十斤的蜂蜜,(土式养法:将4.5米长圆木从中锯开,将两边挖空,再合拢就是一个蜂箱),技术陈旧,收入很少。
    他家在小河有3亩耕地,种有玉米、洋芋、杂粮,养有猪和鸡。单从收入上讲,他家还算说得过去,但从住房上看就有问题了。鹿子坪的两间土木结构的房子,年久失修已成危房,小河里的房子虽然能住,但离公路太远,离村委会就更远了,那里不通电,不通水。我问他为何不搬出来呢?他说他要在小河里养蜂;我说到公路边也能养蜂呀!他说公路边的蜂没有小河里蜂好养。随后他就说起他们家在小河养蜂的经历。
    在很久以前,他的爷爷看上了小河这个地方,它的名字虽然叫小河,但小河不小,就像宁陕其它地方的名字一样:丰富乡并不多么富,黄金乡也没有生产出黄金一样。小河的水流量还是蛮大的,雨水季节人都无法淌水过河,流经的距离也有几十公里,在这万山丛林中,只有小河蜿蜒地向着东方流去。河两边的山坡上,绿树成荫、森林茂密。一到春、夏两季,漫山遍野的各种刺花、槐花、椴木花竞相开放,小河就成了一个大花园。他家在小河边,依山傍水有两间小茅屋,屋的前边开垦了一大块的农田,一年的收成足够家里吃上两三年。当时家里养有猪、牛、鸡、狗、猫之类的家禽家畜。有一年,爷爷得了一种哮喘病,久治不愈,身体越来越虚弱,在当时那种医疗条件,只能等死。炙热的夏天刚刚结束,秋天的脚步慢慢地向我们走来,在一个晴朗的下午,家里人坐在房前的院子里,撕着刚从坡地里掰回家的玉米,大家有说有笑地忙着手里的活。到黄昏时,院子里刚撕掉玉米外壳的玉米棒子金灿灿堆得像一座小山,大家准备进屋吃晚饭时,自家养的小狗匆忙地跑回了家,只见小狗浑身沾满蜂蜜,小狗乌黑的嘴也被金黄的蜂蜜给包裹住了,大家知道自家的小狗又到那里偷吃别人家蜂箱里的蜂蜜了,第二天,爷爷的儿子,也就是他的父亲,尾随着小狗,小狗将他的父亲带到了它偷吃蜂蜜的地方,父亲走到那里,真是吃了一惊,那个地方离自己的家并不算太远,只有两三里的路程,但路不好走,竟是在崖畔边、乱树丛中穿行。走到了近处,是一处高耸千丈的悬崖峭壁,悬崖下是一处平躺的大石块,石块中央有一个天然的大石窝,石窝里装满了金灿灿的土蜂蜜,足有一百多斤。顺着石窝向崖上望去,悬崖脚下有一处凹进去的崖畔,大约距地面有六七米高,崖畔里涌进了数以万计的蜜蜂,在那酿蜜,蜂蜜就顺着崖缝流到了石窝里,父亲就用木瓢将石窝里的蜂蜜舀进了木桶里,背回家。爷爷见了这金黄的蜂蜜,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微笑。从此爷爷就经常喝起了蜂蜜水,在喝这蜂蜜水的过程中,他的哮喘病,也就慢慢好转,最终蜂蜜水治好了爷爷的哮喘病。之后,爷爷在小河也养起了土蜂蜜,一直延伸到现在。
    在同心村的帮扶工作中,按照县委、县政府的要求,要对贫困户进行精准识别、精准帮扶,对贫困户的致贫原因、帮扶措施要精准。就陈拾鹏家的致贫原因,我们讨论过,原先给陈拾鹏家定的致贫原因主要是缺资金、缺技术、因婚等,最后为了精准识别,我们认为陈拾鹏家的致贫原因主要是缺技术,其它都是次要原因。因为他家养了几十年的蜂,每年养上百桶,但产量低,就是跟不上同行的产量,每年养蜂收入只有几千元,可是陈拾鹏外出打工一年下来也能挣上万元,相比之下,养蜂就成了劣势。如果提高他们的养蜂技术,改良他们的传统养蜂方法,帮助他们用科学方式来养蜂,那产量将极大地提高。就拿他们60箱蜂来说吧,改良后,一箱蜂平均产30斤蜂蜜,60箱一共就有1800斤的蜂蜜了,一斤蜂蜜卖30元,一年就有54000元收入,那比外出务工都强呀!所以要培训他们的养蜂技术,改良他们的传统养蜂方法。
    致贫原因找准后,我给陈拾鹏兄弟送去了科学养蜂的相关材料,聘请有养蜂特长的土专家指导了他们的养蜂技术,4月份,帮助他们买了20个改良好的新式蜂箱,要求他们按照新方法、新技术开展养蜂,前不久,陈拾众给我打电话说,他已陆续给新式蜂箱找到了蜜蜂,蜜蜂正在新式蜂箱里酿着蜜哩!昨天,陈拾众又给我打来电话说,他的三桶蜂蜜让黑子(狗熊)吃了,让我给县林持局说一下,我答应了,问了林特局同志,他们说:“这也没有办法,狗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不能打,那只有将他的损失,从村、镇逐级报上来,看看能否给他一些补偿。”我把问到的情况给陈拾众说了,他沉默了许久,没有说话。
    年初陈拾鹏就到云南省去打工了,但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给我们打一个电话,一是问家里的情况,二是问一些扶贫政策,三是关心自己在同心村安置点登记的房子建设的怎样了?我给他说:“家里一切都好,陈拾众把蜂养的好、猪养的好、地种的好,请他放心;同心村安置点的房子也快竣工了,年底就可以搬到新房去住了,通村水泥路十月份也就铺设到家门口了,请他安心在云南打工挣钱吧!”他说好!我最后又叮嘱他,金窝、银窝、不如自家的土窝,你还是回来,共同来发展自己的养蜂事业吧!再把云南的姑娘带两个回来,一个是自己能成个家,也给兄弟陈拾众找个对象吧!愿鹿子坪的兄弟们在国家精准扶贫的好政策下,早日过上好生活!

 

文章录入:信息办3 责任编辑:向征阳
首 页 | 关于本站 | 网站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