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是:中国宁陕>> 文化艺苑>> 乡土作品

乡土作品

父亲的烟瘾(江口镇 李相槐)

来源:江口镇 作者:李相槐 更新日期:2017年03月19日 浏览 字体:
    父亲年轻时烟瘾很大,可在他68岁时他不再抽了。
    记得小时候家里穷,父亲买不起纸烟抽,抽的是自己种的土旱烟。种土烟和种蔬菜一样,工序繁多,从育苗、栽苗、追肥、除草、捉虫、割烟叶、晾晒烟叶,到储藏烟叶每道工序都能不能马虎。当时是大集体,家里只有一点自留地,只够种菜吃,父亲总要留一部分种烟叶,母亲要全部种菜,他俩为这没少争吵。还是在儿女的支持下,母亲才做了让步。
    记得有一次,父亲要去县里开“五干”会,临走时叮嘱我照顾好他的旱烟。那时我还不到十岁,在上小学,小孩贪玩,放学后我就带着弟弟妹妹去玩了,把这事给忘到九霄云外了。过了几天,父亲从县里回来了,见地里的烟叶,已被虫子吃去了大半,当时很生气,但没有责怪我们,只是和母亲争吵了几句,然后就闷着头一个劲地抽着烟,也不吃饭。我知道他是心疼他的烟叶,但又不忍心吵我们几个小孩子。看着父亲抽烟的样子,我知道父亲是真生气了,因为父亲抽烟有个很大的特点,就是高兴时或者难过时,他都会连续抽上好几袋。而且每次抽烟时,他都会长长的吸一口,然后慢慢的吐着烟雾,一袋烟,三口就抽完了。有时母亲高兴时,还会给他开个玩笑说:“饿老鬼,又没有谁你抢的,一天不吃饭,也没见你这么着急吗”,父亲听罢,也不生气,很专注的抽着他的烟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当时屋子小,烟雾散的慢,土旱烟的味又大,每次都会把家里弄到乌烟瘴气,很呛人,遇到阴天和下雨天,一般人根本受不了,有时候母亲就会让我们到屋外边待着,当时很不明白母亲的用意,直到后来才知道她的良苦用心。
    那个时候农村人都吃这种烟,家家都种。自己抽不完的还会偷偷卖一点,贴补家用,但从来没见父亲拿去卖过,因为他都抽完了。用母亲的话说就是:“你把他卖了,他也不会卖烟的,更何况,还没有卖的。早上起来要抽,吃饭前要抽,吃饭后要抽、干活时要抽、睡觉前还要抽、抽完了还要借烟抽”。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,有一年冬天,外边下着雪,天气很冷,我们早早的睡了,睡至半夜我被父亲的咳嗽声吵醒,见他在床上辗转反则,唉声叹气,很难受的样子,似乎没有丝毫睡意。稍许,见他披上了衣服,轻声轻脚地走至柜子旁,一会打开这个抽屉,一会打开那个抽屉,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,但他好像没有找到,但又不甘心,很失望的回到床边,穿好衣服开门就出去了。我害怕的叫醒了已经熟睡的母亲,问她怎么回事,可母亲很平静的说,他是问你大伯找烟去了,躺在被窝的我都冻得发抖,外边寒风凛冽,真不知父亲冷不冷,小小年纪的我,在那一刻起,对烟这个东西充满着好奇和疑问。母亲不知为父亲抽烟的事吵过多少次,但每次都以母亲失败告终,以至于后来母亲根本就不说了,而我们也不知道谁对谁错。
    后来弟妹们都慢慢长大了,母亲也因病过世了。农村也实行了生产责任制,土地也承包到户了,农民有了经营自主权。家里的土地也多了,可种烟的人却反而少了,我和弟弟妹妹有时也会主动帮父亲种点烟叶,可他抽烟的欲望不在像以前那么强烈了,只是常常一个人在夜晚,望着埋葬母亲的那个山头,长长的叹着气,一站就是半天。每天抽烟的次数也在逐渐的减少。自打我成家参加工作以后,每次单位放假,我都会买上一条烟带回来。每当给他烟时,他总会说“你们以后不要给我买这种烟了,我抽不惯”,当时以为他真的抽不惯,就没有再买过这种,就换成以前的土烟了,后来听邻居说,经常看到父亲拿着烟去商店变卖,渐渐的我们也就买的少了,后来我和弟妹们都有了孩子,父亲基本也就不抽了。至于他为什么突然不抽了,我们也从来没问过......
    现在每天下班回家,总能见到父亲在院子里散步。如今,父亲已经90岁了,我也终于明白父亲戒烟的原因了……
文章录入:江口镇 责任编辑:姜娟 【在线纠错】 【投稿指南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分享到: 更多